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爱好读书 >> 乘龙佳婿 >> 第533章 跟踪和会面

第533章 跟踪和会面

软磨硬泡,死缠烂打,贴身短打……反正甭管怎么打,当朱二从岳山长那院子出来的时候,他恰是神采飞扬,顾盼自得。

至于岳山长,尽管在商谈的过程中,他就意识到自己是上了朱二的大当,但在一个做足了虚心诚恳,不耻下问的贵介公子面前,他竟是没法推脱得掉。

或者说,他在别处可以推脱,在这座皇帝特意辟出来,安置他们这四位山长的雅舍,他完全推脱不了。因为这里也许有皇帝派来,暗中观察他们四个人言行的耳目,也许有其他三位山长派来打探的耳目。更何况,他见朱二的时候,还正好带了两个学生陪侍!

他原本的目的是想让学生们知道,这些京城的勋贵子弟不学无术,其实不足为惧,结果朱二提出了请他推荐学生,若是能在沧州那边行之有效地推广良种优种,从而使得田亩丰产的,那么一定会把相应的人推荐给朝廷,甚至愿意立字为据,他就知道自己失算了。

果然,朱二一走,他就看到了自己推荐过的两个学生那难以掩饰的期盼表情。

虽然召明书院也不可避免地以科举为主,但进士之难考,并不是唐朝如此,如今也同样如此。别看那些二三十岁就金榜题名,风度翩翩仪表出众的进士看似不少,但更多的却是那些四五十方才及第的人!

即便召明书院在广东久负盛名,可又不是说召明书院的学生就预定了一个进士名额。真要是如此,召明书院也不知道会遭到多少口诛笔伐。

而岳山长这次带来的几个学生,除却方青这个少年成名的举人,其余大多是蹉跎几科的举人,甚至还有连举人都没有,几次乡试折戟的倒霉鬼,他怎么能阻了他们的上进之路?别看召明书院有的是在朝出仕,甚至官职已经很高的前辈,但也不可能把人带在身边言传身教。

因为这是犯忌的!

于是,岳山长只能把叹息压在心底,语重心长地对他们说道:“这等豪门世家子弟,你们切不可把他那虚怀若谷的表象当真,凡事小心一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否则万一日后若是有事,他把你们丢出来当成替罪羊,那就着实堪忧了……”

然而,当岳山长正对学生们灌输中庸的思想时,志得意满的朱二则一面往外走,一面美滋滋地想着张寿昨夜叮嘱他的另一番话。

“身为贵介子弟,不要觉得桀骜甚至倨傲是理所当然的——当然如果想学张琛那样的霸道公子,那就无所谓了。你待同等乃至于略低一些的公子哥们倨傲一些,这可以凸显自己的身份;而待那些百姓,则客气有礼一些,这会显得出豪门而不骄,别人会对朱家更有好感。”

“至于对待那些有才能有本事有手段的人,则需要拿出十足十的诚意和耐心,要让人觉得你是可以辅佐的明主……当然这种法子对那些滑不留手的老油子没什么效果,但对于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又或者饱经风霜,历经磨难的中年人来说,很有效。”

虽然朱二当时乍一听那明主两个字,差点没觉得张寿是心怀不轨,可转头来一想,他就明白了这所谓明主,张寿指的是作为东家招揽幕僚。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也能和父亲似的,招揽幕僚!要知道,他大哥朱廷芳立下这么大功劳,如今据说要升三品了,就这都还没有一个幕僚呢!

一路走一路傻笑的朱二根本没顾得上看路,直到突然听见一阵说话声,抬头一瞧,他就发现不远处一行人似乎正准备等车出门。为首的恰是一个身穿墨绿色衣裙,举止端庄,身材窈窕的女子,身后跟着两个年长的仆妇,还有一个年少的童儿作为小厮。

要是换成那些恪守礼法的人,此时一定会知机地收回目光,但朱二可从来就不是守礼君子。所以,他非但没有顺势瞧往他处,反而还干脆抬头往对方脸上瞧去。正巧那女子也侧头往他这边看来,这四目对视,他就顿时大失所望。

就只见这女子相貌极其寻常,甚至连赵国公府一般婢女都及不上。真是白瞎了这好身材!

可朱二刚刚若无其事地收回目光,随即就醒悟了过来。这雅舍中怎么会有女子?难不成是那个顽固不化洪山长的女儿,人原本极力自荐,认为适合当大皇子妃的洪氏?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再次抬起头,可遗憾的是,刚刚那位其貌不扬的女子已经上了车。

若是其他女子,就算是天仙国色,早就被妹妹朱莹养刁了眼光的朱二兴许也会直接撂开手,但洪氏却不同。他略一思忖,快步到门口和朱宜汇合,就吩咐悄悄蹑上去。

只要一想到洪氏竟然被那个顽固不化的洪山长推荐给皇帝,说什么堪配大皇子,而后朱莹和张寿甚至还陪着太后见过人,就太后这样挑剔的脾气竟然会对洪氏观感尚可,朱二就觉得一阵阵胸闷,凭什么三个字总在脑海徘徊。

毕竟他朱二就从来没在太后面前得到过什么好眼色,而他那几个表兄弟之类的也一样!

即便太后没有直接允洪山长所请,可正五品待遇的公主侍读却也不错了,他还没有呢!

朱宜又不是朱二的私人,要是二少爷就这么带着他和其他人大剌剌地去跟踪别人家的千金,他一定会不以为然地立刻阻止,可听说那是洪氏,他不但没有二话,还悄悄吩咐另一个护卫抄小路跟上去,免得就这么把人跟丢了。

然而,当他们远远蹑着洪氏这车马一行穿大街过小巷,最终停下时,抬头看到不远处那座高楼前悬挂的牌匾,从朱二到朱宜再到几个随从护卫,一时间人人面色古怪。

如果不是给洪氏驾车的车夫,不知道是不认路,还是干脆绕路,带着他们在京城兜了老大一个圈子,他们早就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了。这不就是永平公主平日里每月一次主持文会的月华楼吗?难道洪氏今天这出来,是来这儿见那位素来高傲清冷的金枝玉叶?

“走吧走吧。”意兴阑珊的朱二没好气地摆了摆手,只恨不得自己没有一时起意走这一趟。他从小见了太后固然躲着走,见了皇帝却是不怎么会怕的,因为儿时也挺淘的皇帝对他还有几分宽容。而和继母相交甚笃的裕妃,虽然不怎么见得到,但只要见到还会对他笑一笑。

只有永平公主,每次见他那嫌弃的表情根本毫不掩饰。别说他了,就连在大哥面前,那丫头也冷若冰霜,而且还从小就和朱莹合不来。京城还有好事的人说,朱莹就是那灿烂的太阳,永平公主则是那皎洁的明月,可在他看来,狗屁的明月,纯粹就是矫情!

还是他的妹妹好,笑就笑,哭就哭,绝不会在那死装!

月华楼二楼凭窗的一处雅座,见楼下不远处的朱二往地上啐了一口,随即拨马扭头就走,另几个护卫也紧随其后,主仆一行的人数和之前去雅舍见岳山长时的人数也正好相符,洪氏微微舒了一口气,心想自己挑这个地方与人见面,还真是挑对了。

朱二进雅舍去找岳山长的时候没注意到她,她却看到了人的背影,之前在半道上也习惯性从马车后侧那小窗往后观望,发现朱二跟着她时,她哪里会没点思量?

如释重负地才等了不一会儿,洪氏只听门外一声轻轻的咳嗽,帘子就被人高高揭开,紧跟着,一个满面阳刚之气的汉子背着手走了进来。她乍一看去,就只见人四十出头,虎背蜂腰,容貌不凡,倒像是一个冲锋陷阵的将军。虽则疑惑,但她还是第一时间站了起来。

而来人在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之后,就微微颔首道:“洪娘子,初次见面,我是楚宽。”

即便洪氏猜测这个率先进来的人兴许和悄悄下帖邀约她的司礼监掌印楚宽有关,可是,当人真正自报家门时,她却忍不住大吃一惊。

她想到楚宽会派人来见她,却没想到人竟然会亲自来!

不但如此,乍一看其人言表,她很难相信,这便是在阉宦最少的本朝中,天子面前第一得信赖的内臣!是不是因为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宦官,才会得到皇帝信赖?

惊讶过后,洪氏就立刻起身道:“不意想楚公公竟亲自前来,妾身实在是惶恐。妾身蒲柳之姿,才疏学浅,楚公公若要共谋大事,满朝有的是人才,又怎会错认了妾身一介女子?若非想想也不至于有人如此开玩笑,今天妾身差点就不敢来了。”

“呵呵,幸亏你来了,否则我才是错看了你。”

楚宽不慌不忙坐下,随即端详了洪氏片刻,见人在自己这大胆而露骨的目光注视下,依旧泰然自若,他就点点头道:“果然正如太后私底下叹息的一样,若你真的再有无双美貌,那这大皇子妃绝对非你莫属。毕竟,大皇子那个人,既重门第,又重美色。”

洪氏轻轻吸了一口气,并没有觉得楚宽这番话有什么冒犯,因为从小到大,她早就因为那太过寻常的容貌而被人非议过。

尤其是在当年她第一次咏诗时,父亲固然颇为嘉许,而仆妇却偷偷告诉她,那些父亲颇为得意,许为栋梁之材的学生们,却在私底下惋惜她实在是长得不好,否则一定争相求娶这等才貌双全的佳人。

那时候她就在心里嗤之以鼻。这些连进士都没考上,也谈不上一技之长的家伙,慷慨激昂指点天下,品评美人才女的时候,想没想过真正的美人才女又怎么会看上轻浮浅薄的他们?栋梁之材……说大话的狗屁栋梁之材吗?

此时,她镇定了一下心神,这才从容说道:“父亲有此念头,妾身身为女儿,自然不能拂逆他的心愿。至于大皇子喜欢不喜欢……世人不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不过如今此事已经作罢了,太后不是赐了妾身绢帛,令妾身侍读永平公主?”

“公主侍读当然是已经下了明旨的,但只要你真的心甘情愿,这个大皇子妃你就可以当。而且,你甚至可以不用到宗正寺去日日陪着已经没有任何希望的大皇子,我可以把你们隔开。有了大皇子妃这个名分,如果你要主持女学,就可以顺理成章地从永平公主那儿接手。”

楚宽说得轻描淡写,但洪氏听着却只觉得那犹如惊涛骇浪。

当今皇帝那是何等性格的人,楚宽这意思是,他能够瞒天过海,覆雨翻云?

尽管心中有一个声音在拼命蛊惑她应该答应,但洪氏还是把心一横,不卑不亢地说:“楚公公厚爱,妾身实在又感激,又惶恐。然而此事理应出自上裁,妾身却不敢领受这等好意。再者,公主才学京城人尽皆知,妾身这个侍读虽说还不曾见过她,却也不至于暗中算计她。”

楚宽面色一沉,目光转厉,可他盯着洪氏的眼睛看了足足许久,却没有从对方的脸上看到畏怯,只有犹如一潭死水似的平静,他不禁暗自称奇。审视过后,他就笑道:“看来是我小瞧了你,到底是饱读诗书,胸有沟壑的才女,刚刚我那些话收回。”

他说着就上前欣然落座,随即举手示意洪氏也坐,这才轻轻拍了拍巴掌。片刻功夫,外间就有两个低眉顺眼的小厮托举木盘,送上了几样精致的茶点,以及一壶香茗。

亲自给洪氏斟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上之后,楚宽就直言不讳地说:“女学之事,离经叛道,但在太祖年间就曾经有过,我可以从古今通集库中找出太祖爷爷曾经的诰敕,作为法理依据,但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永平公主这人不好相处。”

点到为止,楚宽瞬间就略过了这个话题。他举杯品了一口茶,随即轻描淡写地说:“三皇子和四皇子如今虽说对算经很感兴趣,但也不能偏废了其他科目。洪娘子你觉得,自己有什么擅长的科目可以教给那两位皇子?”

如果说洪氏已经确定楚宽最初抛出来的只是有毒的香饵,一旦答应就反而会万劫不复,那么,此时面对这样一个再次抛出来的香饵,她就登时没办法不心动了。她不在乎皇子师的名义,但如果能影响日后的天子,那简直比之前所有谋划都更理想!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aihaods.com)乘龙佳婿爱好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爱好读书

猜你喜欢: 北宋的无限旅程大明铁骨变臣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大周王侯明末之虎生死狙杀正德大帝明朝败家子金融帝国之宋归秦吏隋末之群英逐鹿三国博彩bet356安卓_博彩bet356备用网址_bet356体育外围投注马孟起民国谍影三国之弃子扛着AK闯大明大汉昭烈帝东晋北府一丘八唐朝工科生替天行盗大明之雄霸海外他改变了罗马大唐声望系统覆汉汉末之吕布再世水浒任侠
完本推荐: 逆流完美青春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开局富可敌国全文阅读末世异神全文阅读绝对红人全文阅读BOSS级打脸专业户[快穿]全文阅读战神比肩:绝色战王全文阅读黑客萌宝很坑爹全文阅读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全文阅读悍妻种田:山里汉子宠不停全文阅读惊!说好的选秀综艺竟然全文阅读我不是大师[博彩bet356安卓_博彩bet356备用网址_bet356体育外围投注]全文阅读山村小岭主全文阅读木叶之封火连天全文阅读全能巨星奶爸全文阅读邪帝狂后:废材九小姐全文阅读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全文阅读星卡大师(博彩bet356安卓_博彩bet356备用网址_bet356体育外围投注)全文阅读魔鬼主教全文阅读至尊丹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抗战之铁血山河天网建筑师最强透视我的家里居然有矿博彩bet356安卓_博彩bet356备用网址_bet356体育外围投注世子爷博彩bet356安卓_博彩bet356备用网址_bet356体育外围投注之绝世废少诸天万界大轮回宇宙最强矿工博彩bet356安卓_博彩bet356备用网址_bet356体育外围投注大富翁施法诸天倚天之崆峒门徒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快穿之不当炮灰我从凡间来一剑独尊仙草供应商都市修真医圣归向继承罗斯柴尔德合租医仙博彩bet356安卓_博彩bet356备用网址_bet356体育外围投注之老子是皇帝博彩bet356安卓_博彩bet356备用网址_bet356体育外围投注家中宝我的绝美老婆英雄无敌大宗师飞越三十年味香逐仙鉴首富杨飞斗武乾坤诸天尽头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爱好读书移动版 - 爱好读书手机站